梦回春秋

写文日常没人看的,但还在努力产粮的人

末日之城.八

末日之城.八
【答案来喽~不许偷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选1的您,白兰辉动用技能后,虽然确认了那是被恶灵附身的陆莎,但是他却被埋藏在你们身边的间谍给杀了,你们没能逃出这所小木屋。〖游戏结束〗
选2的您,刚跑到门口,护林员因为死得不是特别的瞑目,所以他站立在门口,以为是你们杀了他,前面有护林员,后面有陆莎,身边有间谍,你们没能逃出这所小木屋。〖游戏结束〗
选3的您,你的选择非常的正确,白兰辉还在观察我们当中谁是间谍,所以不要装作一副敌意满满的样子。〖游戏继续〗
选4的您太果断了,一枪解决了陆莎之后,你们被间谍一枪解决了。〖游戏结束〗
陆莎哭哭啼啼的向我们走来,虽然很想一枪解决她,但是考虑到我们身边的卧底关系,我并没有这么做。
陆莎哭着说:“总算…总算有人来救我出去了…等你们真的很久了…”
白兰辉的隐形眼镜应该看出了陆莎被恶灵附体了,但是他并没有说话,他不敢看陆莎,可能是“装置”的缘故,他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虽然这个时候我应该去寻问陆莎具体的“细节”,可是我没有,因为被我握住的怀英的手…在发抖。
这可不像以前的他,他当初可是什么都没怕过,可是现在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他的手发抖,可能是因为什么不好的事…
楼下传来一声闷响,护林员突然变身成了丧尸,立刻朝我们这儿来了,守约眼疾手快的打爆了护林员的头。
这场小剧场也落幕了,陆莎仿佛吓坏了似的,大家都很关心的问了一下陆莎,可是白兰辉迟迟没有所作为。
但是他却一直呆在陆莎的身边,没有让任何人触碰陆莎或者是靠陆莎太近,观察者果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啊,至少不是个废物。
我们准备翻山越岭的时候一回头就发现了,白兰辉和陆莎早就不见了踪影,陆莎不见这我们都不会在乎,而白兰辉不见了这就很奇怪了。
“哎,白兰辉呢?他怎么不见了?”
“估计是和陆莎表白什么的吧,毕竟陆莎长得很漂亮嘛~”
“不,老白的手机在我这儿,而且陆莎刚才就一直跟着老白…太白,我在想…老白应该是出事了。”
我纳闷了,心眼比谁都多的白兰辉怎么会出事儿呢?而且一向相信白兰辉的怀英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手机同时收到了同一条短信:请你们回到我的山庄,你们的朋友现在在我们的手里。
虽然第一个想的是白兰辉,但是我突然想到还有个人可能落入了他们的手中,那就是一直都没有和我们还有韩信他们撞见过的刘备他们还有东皇他们。
不管是谁,我们都得回头了,白兰辉虽然下落不明,但是他还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现在还是赶回庄园要紧。
我们刚进入庄园,就看到了准备进入庄园的刘备他们,刘备高兴的和我们挥了挥手,问:“白哥,我祖宗他不是说和你们在庄园等我们的吗?怎么不见我祖宗他们呀?”
司马懿仔细的透过窗户看了看庄园内部后,立刻拉着旁边的周瑜、诸葛亮还有元歌就跑,大喊:“这是个圈套!快跑!”
大门自动打开,从里面窜出了一群面目狰狞的幽灵,夏侯惇边跑边问:“不是说鬼都怕阳光的吗?不科学啊!”
凯和守约立刻拿出了枪为他们逃跑做掩护,我和元芳在为逃脱找路,当他们跑到我们身边时,怀英抓着我的手,立刻跑到最前面大喊:“跟我来!走这边!”
我们跟着怀英往西北方向跑去,没几下就甩掉了他们,我们一个一个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等到我们都休息够了的时候,诸葛亮看了看四周后,眉头一皱说:“司马懿不见了!”
他们给我们解释了一下,司马懿原本也是被强制加入的玩家,身份也同样是灵能者,而且他们消失的方式也都…一模一样!
司马懿的手机在诸葛亮手里,白兰辉的手机在怀英手里,总觉得这两个灵能者之间有什么东西连在了一起。
这时,陆莎跌跌撞撞的向我们跑来,她大喊着:“不…不好了!白小兄弟和另一个孩子被他们抓去了!”
那只白老狐狸之前一直提防着陆莎,现在要不要相信陆莎的话呢?
1.相信她,毕竟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就算是陷阱也得跳一回。
2.不相信她,白兰辉和司马懿两位灵能者生死未卜,轻易地相信她不是一件好事。

占tag致歉

末日之城3硬生生要被我写出杀戮游戏(晋江上正在连载的纯爱推理小说)的感觉了,我完了我完了,要不要更末日啊…………这是个问题………

末日之城3.七

末日之城.七
【答案来了,不准偷看】
――
――
――
――
――
――
――
――
――
――
――
――
――
――
――
――
――
选1的您,身为怀英的好友白兰辉,听到了这句话后向你会心一笑(好感度+15),同时呢怀英也对你的回答非常满意(好感度+30)。
选2的您,获得白兰辉白眼一枚,并且用“那你是什么身份?追杀者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杀个人嘛。”(好感度-5)
选3的您,成功获得成就:让白兰辉气得跳脚。成功把怀英逗笑了。(白兰辉好感度+5,怀英好感度+10)
我们三个开始往回走,白兰辉说是不吃狗粮就走在我们前面开路,我和怀英在后面腻腻歪歪着,那货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走着。
我问了他为什么能看到我们有没有恶灵,他回答我:“本来我就是强制加入游戏的,他们让我戴上一个隐形眼镜,上面有个特殊的装置,被恶灵附体的人背后就会冒出一阵黑雾。你们身上没有,所以我当然没有怕你们呢。”
隐形眼镜有装置的话…他是怎么戴进去的?
守约他们对这个新伙伴都表示极大的欢迎,因为他在这里转了几天,对这里基本熟悉了。(我们还没有告诉他们白兰辉是观察者的事,避免打草惊蛇)
白兰辉所言,除了那座奇怪的庄园,还有一个上锁的屋子很奇怪,由于他一个人没有工具又没有力气撞开,所以他就离开了。
我们跟着白兰辉到了那座小屋面前,小屋的门被一把大锁给锁上了,我和凯用枪砸坏了锁。地上的灰尘积攒了很多很多,足足有三厘米那么厚,一股霉味和灰尘顺着空气钻入我们的鼻腔里。
看到最里面的卧室后,我的心都凉了一截,我们苦苦找寻了这么久的护林员就这么躺在里面。他的面部高度腐烂,还有一些白色的蚷虫在上面爬来爬去的,真是恶心死了。
白兰辉还不嫌恶心的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一脸正经的说:“他是被吓死的,也可能是被活活咬死的,死亡时间不超过七天。”
凯好奇的问:“可是地上的灰尘那么厚,除了我们的脚印就没有别的痕迹了,他如果是在这儿被袭击的话,那他是怎么没有留下脚印的呢?这不符合常理啊。”
怀英推了推眼镜说:“这个很简单,因为他是被鬼背来这里的,因为鬼是没有重量的,所以他没有留下自己的脚印。”
怀英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可是锁是完好无损的,钥匙也在护林员身上,鬼是如何把锁锁上,然后出来的呢?
白兰辉立刻做出了回答:“看来是故意锁上的了,让别人以为护林员要么逃走了,要么就是死无全尸。不信可以核对一下护林员身上的钥匙,有没有能开这大门的一把锁。”
把锁合起来一看后,确实没有任何一把锁能打开这里,也有可能是作假,我突然看到了这间小木屋里有什么了!
有个女人在里面,她一直在暗中观察我们,我和凯假装在观察周围,然后冲到阁楼上一看。那个女人一头大波浪卷发,穿着一件白色的蕾丝吊带裙,像个收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往后退。
怀英他们听到动静就上来了,一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这个女人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我想起了不对的地方,护林员的妻子陆莎是被恶灵附体了,如果眼前的女人是陆莎,那么恶灵就在她身上,两个恶灵里应外合的话我们就惨了…
这个时候我该…
1.叫白兰辉动用能力
2.拉上凯他们先跑
3.先装作没有敌意,避免打草惊蛇
4.直接开枪解决掉

末日之城3.六

末日之城.六
【答案来了,不准偷看】
――
――
――
――
――
――
――
――
――
――
――
――
――
――
――
――
――
选1的您,怀英是必须得信的,可是也得看场合啊,万一他真的是呢?你最终被杀死了,同时还有怀英,因为恶灵会同时杀掉你最重视的人,恶灵获胜了。(游戏结束)
选2的您,直觉也是会骗人的,这次直觉把你害惨了,你不仅死了,还把怀英和守约也拉下水了,恶灵获胜了。(游戏结束)
选3的您,由于恶灵害怕凯的实力,所以你们并没有被恶灵暴露位置。(游戏继续)
选4的您,玄策毕竟是小孩子,还特别毛毛躁躁的,结果被恶灵下套,你们都死于恶灵之手。(游戏结束)
选5的您,元芳虽然杀伤力大,但是元芳还只是小孩儿而已,还是被恶灵给杀了。(游戏结束)
选6的您,因为裴擒虎头脑太过于简单了,所以被猪队友坑惨了。(游戏结束)
我和凯商议了好一会儿后,我们才叫醒了其他人,当然并没有告诉他们我们中有内鬼,否则打草惊蛇就糟了。我告诉他们,护林员的尸体还没有找到,而且周围没有血迹,证明护林员还可能活着,找到他我们就能出去了。
大家决定分头去找,中午在这里集合,我拉着怀英的手往了北边走,怀英今天异常万分的乖巧和沉默,平日里调侃我一两句的狄仁杰哪儿去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我抓紧了怀英的手,一旦情况不对我就带着怀英往回跑。那人一出来我们就指着对方来了一句:“哦嚯!你怎么在这儿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呢!”
不是狗/逼韩信,而是那个一无是处还总缠着怀英的死召唤师——白兰辉,你要是换别个召唤师我还开心一点,这个家伙扔出去喂玄策我都不可怜他。
“臭小子,你不去好好的考试?怎么有心思来这儿找我们呢?”
“你们俩不够意思哈,有奸情就算了还不告诉我,我还不是从H市跑来找你们的嘛,结果在这儿转了差不多三天了。”
“H市离这里这么远,你怎么过来的?”
“我把我爸的车偷开了出来了啊,就停在了第十一公路上,不过车子抛锚了,我就走路了。不过,你们两个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怀英察觉出白兰辉的言语中有些漏洞,立刻追问:“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也是游戏玩家?”
白兰辉蔫蔫的说:“好吧,我是游戏玩家,我在等你们任何一个人找到我而已,属于中立,随便加入任何队伍,因为我的身份是观察者,可以看出谁被恶灵附体的角色。”
这么说,怀英不是恶灵附身之人了!但是,会是谁呢?
白兰辉补充一句:“对了,你们身边有没有性情大变的人啊?如果有,那个人就是被恶灵给附体了。”
该怎么回答他呢?(只归狄大人和召唤师的好感)
1.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我会多注意一点的。
2.你是观察者还来问我?
3.我不想和你说话。

立个fing哈

我等到元旦的时候,我一定会写肉的,(白狄)具体哪对儿你们在评论里定哈。主要还是我写不出末日之城3接下来的剧情了。
(日神)日神是肯定有肉的,毕竟是两个的生日嘛。
(月贵)而且月贵的本子也要到了,到时候肯定会写的。
占tag致歉。

末日之城3(五)

末日之城3.五
【答案来喽,不准偷看】
——
——
——
——
——
——
——
——
——
——
——
——
——
选了1的您走了楼梯到了上面的房间,上面的房间里一片漆黑,一股霉味儿久久不肯散去,你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结果被一把扯住你们的脚踝,你们被拉入无尽的黑暗中了…(游戏结束)
选2的您带着大家下了地下室,地下室一片漆黑,血腥味儿也很浓,你们意识到里面可能有什么东西后,想从楼梯逃脱,可是暗道被关闭了,你们被不知名的东西给吃掉了…(游戏结束)
选3的您带着人跳到了花园里,你们因为害怕而逃脱了庄园,逃到了森林里后,你们并没有被追踪,找了一个护林员的小屋睡了一晚…(游戏继续)
选4的您并没有和大家离开,门被“轰”的一声撞开了,门外的幽灵一拥而入,你被他们吃掉了…(游戏结束)
因为噩梦,我睡得并不好,所以大家都睡熟了的时候我在放哨,就像之前那样。我无意中翻到了护林员的日记本,好奇心使我打开了护林员的日记,每一页都只写了寥寥几笔,但是内容却让人毛骨悚然:
2010.3.12 星期二
警察既然没告诉我陆莎的死因,那么我就自己调查,先当个护林员开始,摸清楚情况之后再去报仇。
2010.4.02 星期四
我找到了我们进入的庄园!我的天呐,它还是完好无损,陆莎,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2010.4.12 星期五
我的天呐,我发现了陆莎死亡的真正原因,因为她是被恶灵附身的魔女,她一直想要杀了我,可是被当做背叛者杀害了。我的位置暴露了,那些魔鬼很快就会找到这里,希望看到这本日记的人不要随意相信任何人,因为你周围的一个人很可能已经被恶灵附身了。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日记,不管我信还是不信,它都在诉说了它的主人是怎么死了的,我焦急地挠了挠头,那群家伙是知道这个地方的,要是还不走的话会被吃掉的。我看了看身后睡熟的大家,我不知道应该告诉谁我们的处境和我们中间的那个背叛者的事。
我终于知道这个房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那就是――护林员的尸体和血迹,屋子里除了有些潮湿之外就没别的了。按理说护林员要是在这里被杀死了的话,那么尸体被吃完了的话,血迹是会溅到墙上的。
我越想越恐怖,我决定叫醒大家,可是我该先叫醒谁并且告诉他我看到的那些东西呢?
1.怀英,媳妇儿总是可信的,就算是他,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2.守约,他不会骗我的,因为直觉。
3.凯,他和我身份都差不多,但是我可以杀了他,也不怕他是内鬼。
4.玄策,这个臭小鬼虽然身份不明,但是应该不会害我。
5.元芳,这个和我一个姓又长得差不多的臭小鬼,凭他也动不了我们分毫。
6.裴擒虎,凭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也聪明不到哪儿去。

末日之城3(四)

末日之城3.四
【答案来喽,不准偷看】
——
——
——
——
——
——
——
——
——
——
——
——
——
选1.的您打开了门,你完全忘记了神秘人和你说的话,房间像个怪兽的嘴一样把你们吞噬了,临死前,神秘人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的。“谁让你们开门了,死吧!”(游戏结束)
选2.的您没有打开房门,而是和大家再次提起了神秘人所说过的不能开门,大家都赞同了,然后你们也继续睡去不理会门外的声音。(游戏继续)
选3.的您打电话给了神秘人,神秘人把门外的人给带走了,可是神秘人有房间的钥匙,有鬼知道了你们在哪个房间里了,钥匙被别的鬼偷走了,门被打开了,探进来一个只有半边脸的鬼…(游戏结束)
翻身睡下后,门突然一声巨响让我们都惊坐起来,又是一声巨响,我们意识到了一个很紧急的事:他们在撞门!
门再过不久就会被撞开的,房间里没有衣柜那样的东西可以挡,我们把大笨钟给斜着放,然后裴擒虎牺牲了他的床拿来挡门。可是还是不稳,我们把其他的床也顶门了,可是门依然没有好一点儿的情况。
我在墙上敲敲打打的,希望找到什么暗室之类的,苍天不负有心人,我在地上找到了一个地下室,但是不知道通向哪里。狄仁杰看了好一会儿的天花板后,说:“这上面有个楼梯,我家在B市的那栋房子就是这样的设计,可以通往楼上的房间。”
明世隐很高,他把隐藏在天花板上的楼梯拉了下来,可是楼上也是一片漆黑不知道有什么。
大家的看法都不一样,你这个时候觉得哪里更安全些呢?
1.楼梯通往的地方。
2.黑暗潮湿的地下室。
3.窗户后的花园里。
4.神秘人说过房间里最安全,所以待在房间里不动。

末日之城3―(二~三)

【答案来喽,不准偷看】
——
——
——
——
——
——
——
——
——
——
——
——
——
选1的您打通电话后被直升机接走,可是你的父母把你和你的同伴从那个组织里的变态计划里逃脱出来的信息上报给国家后,国家科学院把你们带走研究你们的基因,你们被解剖、被杀掉、被重创、被埋葬,就这么死去了。(游戏结束)
选2的您打通电话后,老三和你说了事情的经过后,电话那头传来枪声,老三因为你死了,他是你们中第一个死亡的,同时你们迷路了,你们被后面的人抓住,你们被带走了,进行无休止的实验,直到死亡。(游戏结束)
选3的您打给了韩信后,韩信他们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后成功逃脱了,但是他们并没有按照约定来接你们,反而把你们的位置暴露给了那些人,你们被带走了,永远的当小白鼠进行实验,直到死亡。(游戏结束)
选4的您打给了那个神秘号码,那个神秘号码那边的声音经过特殊处理分不出男女,他让你们到怒山的一座废弃庄园里找他,位置坐标发到了凯的手机上,你们起身前往坐标的位置。(游戏继续)
        好不容易在天黑前赶到了这所废弃的庄园,神秘人的电话打给了凯,神秘人让我们快速进来,不要回头看。我们拼了命跑进庄园内,庄园虽然废弃了很久,但是里面复古的设计可以看出是七八十年代的东西。
        一个穿着很像死神的人从复古的楼梯上走下来,用他不男不女的嗓音尖声细语地说:“欢迎来到幽灵的聚会,我是这儿的主人,到了夜晚这里都会有我们的客人,你们引来的家伙都会被我们享用,那将会是他们至高无上的荣耀。
       你们到二楼左手第一个房间里休息吧,你们虽然现在是外面人的首要目标,无论是谁都不能相信,但是在这儿,你们就是我的客人,谁都不会伤害你们。但是记住,午夜十二点过后,外面出了什么动静都不能开门,否则我都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我们打开房门后,整个房间都是欧洲三十世   纪的设计,暗红的长窗帘把阳台那边掩盖起来,头顶一盏巨大的水晶灯发出昏黄的光。我们惊讶的发现房间里有插座,原本以为我和凯的手机就要这么遁入黑暗后,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和凯的手机显示了充进电的画面,我们围坐在一起讲鬼故事,百里兄弟和师徒三人的故事都老掉牙了,流传的版本都一样,倒是凯的亲身经历挺奇幻的。
      “我在美国的时候去过经常闹鬼的地方,有一次,我和几个男孩儿约在墓地见面,到了那儿一个人也没有,而且周围没有人家,安静极了。我特别的害怕,我转身想回家,可是身后传来了那些男孩儿的声音,他们在叫我过去。
        原来他们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屋子,当时我挺好奇的,这里是座墓地,哪来的人家,我当时在外面放哨,他们就进去探险了。他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我以为他们是在吓唬我,可是后来渐渐的没声了,我害怕了。我沿着公路一直跑,可是一直没有跑到有人家的地方,总觉得离得越来越远了。
        突然,一束强光照射到我的眼睛后,我下意识的挡住了脸,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警官,原来我们的父母见我们不在家后就报警了。我把一切告诉给了警官后,警官也匪夷所思,他说我刚才是从一旁的树林里窜出来的,根本就不在公路上。
        当警方去到我说的墓地时,找到了那所废弃的屋子,在里面发现了惨死的他们,他们死的样子恐怖又诡异。警方也调查不出来什么,就这么被封锁了,但是我进到现场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平躺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单词——地狱。同时,我在房子楼梯口那儿看了一下楼上,一个穿着黑袍头是猫头鹰的人在楼梯口偷偷的看着我。”
      “真的假的,有那么玄乎吗?”裴擒虎一脸不相信的说道,凯点点头,那次的事中他差点就死了怎么可能撒谎。到我说鬼故事了,我梳理了一下脑子想起了曾经在我爸妈基地的遇见的一件事,现在想起来就后怕。
      “我小的时候特别虎,经常被我爸关一小黑屋反省反省,有一次,我被我爸关到一个从来都没关过的地方,当时天冷,我就蹲在门附近搓手。突然,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小孩儿的哭声,我当时也不知道怕,顺着声音去找也没有找到。
       我爸把我放出来后,我就去问炊事班的王爷爷,王爷爷偷偷的告诉我,那个屋子曾经死过一个小孩儿,小孩儿的尸体至今没找到呢。”
        除了凯和狄仁杰,其他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狄仁杰推了推他的眼镜,说起了一件不可能是真的的故事。“你们都知道,我家是从B市搬过来的,我家之前在B市的房子卖掉了,我们当时坐上车后才想起来忘记拿爷爷的遗照了。 不好回去拿,我们到D市后已经是五天后的事了,我妈打电话给买房子的那个郝女士,让她帮忙把遗照寄过来。
        可是郝女士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我们回到D市的新住所后才有时间看新闻,新闻报道了买我们房子的郝女士,四天前在自己家中失踪,现在还是下落不明。当时我妈吓坏了,我妈前天晚上还接过郝女士的电话呢,郝女士说她对房子很满意,她一会儿就去找一下我爷爷的遗照。
       半夜时,我家门被敲响了,我爸不敢开门,只好打电话叫小区保安来看看,保安一看是背着大包昏迷又站立的郝女士以后,立刻把郝女士给送到了医院里。郝女士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我们这儿,诡异的是,郝女士人根本没有事,但是她从B市到D市都是走来的,而且一翻包,里面装的就是我爷爷的遗照。
        不知道当时是出现幻觉了还是怎么地,我看爷爷遗照的时候总是觉得,我爷爷在对我笑,而且他还换了一件衣服。如今,我依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知怎的吓出一身的冷汗,如果真的像他说的,他爷爷会跟着他来到他身边的话,今晚肯定有人要来敲门啊。到时候万一老人家报复,我们就惨了。我们一看时间才十点半后,向神秘人说明了刚才狄仁杰说的事,那个神秘人听了也觉着匪夷所思。因为要是他爷爷要来的话,应该早就来了啊,不可能这么久后才来。
        不管怎么说,神秘人答应我们,帮我们应付狄仁杰他爷爷,狄仁杰长吁一口气总算放心了。“我爷爷的脾气怪的很,但是对我就百依百顺,我爸都嫉妒我呢。”
        我搂他入怀,贴近他的耳朵问:“听这话,我岳父对你有些意见?”
      “去去去,谁对我有意见了,手别乱摸,老实点。”我一听就笑了,亲了亲他的唇后,委屈巴巴地说:“你既然是我媳妇儿了,为什么不让我摸摸。”
        狄仁杰听了之后立刻揉乱了我的头发,然后和我相对视后笑了出来,我也笑了,还掐了他的脸,我们拥抱着躺在床上大笑。除了明世隐和弈星,其他人都是重磅炸弹的暴击,弈星在不停地亲明世隐的眼角,而且明世隐还在向裴擒虎呼救,但是裴擒虎选择眼瞎性耳聋。我知道明世隐和狄仁杰有过节后,一直在笑明世隐一个老师,还得当一小孩儿的媳妇儿,而且这小孩儿还是他的学生。
        向裴擒虎打听清楚后,我才知道是明世隐之前收留了弈星,从小养大的却是一个小狼崽,长大了连明世隐的人都要了,不仅当监护人当老师还当媳妇儿,明世隐你够累啊。我抱着狄仁杰看着剩下几个人的反应,裴擒虎无聊正发呆,李元芳在和玄策争游戏的打法,守约和凯…好吧这俩隐藏得够深,我上前逼问之后,他们就承认了,他们确实在一起了。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凯这个爆发力和战斗力超凡的人,竟然是守约的媳妇儿,我和狄仁杰好像正常多了哎。玄策、元芳和裴擒虎之间,最有可能的当然是策芳了,不用说,玄策经常找元芳谈话,而且元芳一见他就炸毛,这不是一对儿是什么?
        裴擒虎你就安安静静地吃狗粮吧,谁让你真的是多余的那一个呢,我们也没办法的。
        我在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醒了,因为那声敲门声,我没有开门,而是对着门发呆,敲门声很有规律,三长一短。我知道这是摩斯电码的求救信号,但是我就是觉着里面有猫腻,就是不开门。渐渐地,大家都醒了,裴擒虎走上去想开门,却被凯拦了下来。
        门外的人在向我们求救,现在的关键都取决于我了。
1.打开门,让他进来。
2.不开门,等到天亮后。
3.打电话给神秘人,让他解决。

占tag致歉,谁还记得我!!!
我承认我是没有更新,只要你们还记得我,我就更新!!!

末日之城3.一

       我们渐渐的走向深林里,周围都是夜猫子的叫声,隐隐约约总是看到点点光亮,不知道是鬼火、手电或是某种动物的眼睛。我们怕被发现,没敢举火把和手电,所以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前进。
得赶快找到一个休息的地方,否则狄仁杰的伤口感染或者裂开的话,这里太黑了没办法处理伤口。明世隐被弈星给搀扶着,估计他也好不到哪儿去,花木兰时不时回过头看我们有没有掉队。
       至少还有个有良心的,否则带他们走了这么远,把我们扔在这荒山野岭的也太不是人了。好不容易找了个遗弃的猎人小屋休息,麻烦事又来了,不能生火。没有火,我们就不能驱赶狼群之类的,就这么个小屋,是阻挡不了狼群的。
       借着荧光手电微弱的光,狄仁杰的伤口没有什么大碍,倒是明世隐不好了,伤口不知怎么的感染了。程咬金看了看后又看了看我,我的医生感官告诉我,明世隐的伤会引发并发症发烧的,只有生火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再三决定下,还是升起了火堆,水烧开后明世隐吃下了消炎片,最先值夜班的是程咬金,由于我是医生,他们决定让我好好睡一晚上。
我搂着狄仁杰睡在屋子的一角,警惕的把我们两个的背包放在身后,我检查了一下我的肌肉硬化剂没丢后才安心地睡着了。
一醒来,人有不少的都跑了,只有明世隐、弈星、裴擒虎、凯、李元芳、百里俩兄弟还就在这里等我醒过来,一问凯才知道,昨晚我睡着后,程咬金他们嫌弃明世隐和狄仁杰两个病号拖延进度,拉起钟馗花木兰他们就走了。
我暗暗的骂了程咬金这个家伙后,叫醒了狄仁杰就一起启程,人少方便行动,而且浪费的资源也少。
狄仁杰看了看百里玄策后,问:“玄策,你的包什么时候开了?”“我的包?”
百里玄策仔细检查了背包后,说了一句“他们拿了我的手机。”后,我们也翻了翻我们的包,凯的手机还在,我的也在,倒是其他人(除了狄仁杰,他手机落在大学宿舍里了)的都不见了。
我的手机他们没拿,是因为我把包放在后背不好拿,我睡眠有时比较浅,而且我是追杀者的事很可能被他们知道了,一旦惊醒了我,他们死得可能更快。
       不过我刚才在翻包的时候心里凉了半截,我的肌肉硬化剂少了一支,肯定是被谁给拿走了。别让我逮到那个杀千刀的,否则我让他当一回筛子,(请记住这句话,之后会狠狠地打脸的)然后我帮狄仁杰整理包的时候…好吧在狄仁杰这里…

       我什么都没说过,既然媳妇儿拿过去了就拿过去吧,我的就是他的,他的还是他的。
手机还仅剩最后一点电了,你准备干什么?
1.给爸妈打个电话,告诉你现在的处境和位置。
2.打给老三钟馗,以他的为人不会扔下你不管的,一定是被逼的。
3.打给韩信,问他出没出A市。
4.打给手机里最近接受的一条神秘短信发来的号码。